博睿财经

管清友:2022年中国经济运行前低后高

时间:2022-08-24作者:clz123分类:财经新媒体浏览:评论:0
管清友:2022年中国经济运行前低后高

7月16日,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智库联合主办的“2022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在北京举行。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在会上表示,从2022年的情况来看,基本上和去年年底大家的预判差不多,就是整个经济运行前低后高。现在看我们也低估了今年疫情防控的这种复杂形势,整个上半年的经济确实下行压力是比较大。


以下为演讲实录:

管清友:大家好,我是管清友,很高兴今天和大家一起交流一下,我们对于经济走势、政策选择和市场运行的一些研判。我自己总结,我们现在经济所处的状态,我称之为叫双重转换。什么叫双重转换?就是我们处在经济周期的错位和世界体系重置,这两重转换的过程当中。

我稍微给大家解释一下,经济周期的错位大家都看到了,当前中美之间的货币、金融、经济周期都是错位的,他们在收紧货币,我们在宽松;他们在考虑经济未来衰退的问题,现在就业情况表现非常好,我们在考虑稳增长的问题。整个发达经济体总体上处于一个加息周期,中国处在一个降息周期。所以我们在三重周期上都是错位的。

根据以往我们经历过这种错位,我们就分析,中美之间为什么出现这种错位,以及这种错位对两个经济体之间到底有什么影响。现在看,当中国经济体量小的时候,我们总体是一个跟随者。当我们的体量越来越大了,我们本身就是对世界经济有重要影响重要贡献的这样一个经济体,所以这种错位我觉得也可以理解,也是很正常的。当然在这个错位过程当中,由于不同政策实施的方式,对相互之间的市场经济运行都会产生一系列的影响。

我之所以把双重转换的第一重定义成经济周期的错位,很重要一个原因是过去的经济周期运行当中,当中美之间或者当发达经济体进入到一个紧缩周期收缩货币的周期过程当中,往往会出现发展中国家爆发危机,整个国际资本流动出现大的反复,大量的资本流向美国。尽管我们现在看,整个世界经济的表现都比较弱,美国也已经在考虑是不是会在明年出现所谓衰退的迹象,但是美元表现却非常强,美元指数创了20年以来的新高。同时我们看美国的通胀都破9了,创了40年以来的新高。

这种情况在以往出现过,就是发达经济体进入加息周期,发展中国家爆发货币金融债务甚至经济危机。这一次是不是还会这样?实际上我们看无论是土耳其还是阿根廷,还是我们看到的斯里兰卡,都是在这一轮经济周期错位过程当中,不同经济体的表现形式不一样,但都跟这个周期的错位有很大的关系,当然也跟我说的第二个转换,就是世界体系的重置有关,我后面解释。

在这样一个经济周期错位的时候,即便是考虑过去的经验,我们都要从经济的稳定性、资本流动的稳定性、市场的稳定性,等诸多方面去考虑减少发达国家政策周期对我们的冲击。更何况今天我们面临疫情防控这样一个国内政策选择,我们也面临在过去几年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进入到中高速增长的这样一个过程,中国也正处在一个经济升级转型的关键时刻。

所以今年我们外部环境的变化,对外部挑战的这种应对,要比以往任务更艰巨。从市场的角度来看,你会发现市场的波动性大大提高了,经济的不确定性大大提高了。甚至我们可以这样说,这一次的错位我们遇到的挑战,我们需要做出的预判也好,准备也好,比以往的任务要艰巨得多。市场本身可能更加动荡,整个国际大宗商品现在又处在高位水平,对我们中下游的这种挤压也是非常明显的。这在过去两三年的经济运行当中已经看到了这种迹象。

好在现在中国经济的体量已经和10年前、20年前不可同日而语。我们的柔韧性、抗冲击能力也更强。在这样一个周期错位当中,只要我们的经济政策不出现大的偏差,保持经济的可持续性,提升人民群众的信心,我想我们就能够抵御住这种冲击。

但是我反复强调,从市场维度来讲,我们要重视现在这个市场的波动性要比以往更大了,从投资的角度,我们需要考虑安全优先安全第一。过去我们讲,宁可做错不能错过。现在我们讲宁可错过不要做错。

我们从中长期的视角回到今年一个短期视角,从2022年的情况来看,基本上和去年年底大家的预判差不多,就是整个经济运行“前低后高”。

管清友:2022年中国经济运行前低后高

当然了,现在看我们也低估了今年疫情防控的这种复杂形势,整个上半年的经济确实下行压力是比较大。但站在今天这样一个时点,可以说最坏的时间过去了,一系列稳增长措施的出台,再加上疫情防控政策更加人性化,中国经济正在逐步的转向恢复。所以我们在7月份看到6月份的数据,无论是出口还是社融,这些数据都逐渐向好。我们相信三季度整个经济的恢复会比较好,同时三季度可能也是我们年内经济增长的一个高点,四季度可能比第三季度略差,或者持平,整个全年的经济增长前低后高,经济慢慢在恢复。

现在的中国经济如果没有突发的内外部的因素,我想会逐渐地进入到一个恢复修复过程当中。需要提示的风险我想来自于内外两个方面:

第一个风险来自于美联储更加强硬的加息所导致的资本市场以及汇率等等对我们国内的冲击。第二个就是我们要高度重视近期出现的房地产领域、金融领域这些风险,防止局部性的风险的蔓延成全局性的风险。

但从长期来看,只要我们坚持正确的思路、正确的方向,中国经济的潜力空间仍然是非常之大的。

这是我们想说的,现在我们处在一个经济周期的错位,我们面临的实际上是一个不确定性增加,波动性增加的这样一种经济和市场的状态。

第二种转换是我们恰恰处在一个世界体系的重置期,这种重置,甚至是要比我们现在经历的经济周期的转换要更深,对我们的影响更长期,它的不确定性更大。什么是世界体系的重置?其实我们可以从不同的维度去划分,这也不是一个标准教科书意义的定义。但毫无疑问,以中美关系的质变为代表,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从中国的角度去看世界,我们经历了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也经历了全球化,我们也经历了中美关系磕磕绊绊的一个比较好的时期。而现在这个体系正在发生变化,以2018年中美之间贸易摩擦为起始点,我们可以说这个世界体系从钟摆的这一端,正在转向另外一端。我们处在这个转换的过程当中。

在这个转换的过程当中,我们经历了贸易摩擦、经历了中美关系的逐渐清晰的质变、也经历了今年以来俄乌之间的冲突、经历了美欧中欧等等这些大国大的团体之间关系的这种微妙的变化。未来这个钟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今天还无法完全定义,我们只知道再回不到过去了。

就像有一年有一个地方的高考作文题目我觉得讲得特别好,叫“回头却不是从前”今天我们所有的人,无论是我们的企业家还是我们的学者还是我们投资者,都要适应这种变化。我刚才讲,与经济周期的这种错位相比,世界体系的重置,对我们的影响更加深层次,更加深远,更加长期,甚至说可能需要几代人、几十年的时间完成这个转换。而今天我们并不清楚这个转换的终极状态是什么,我今天还无法完全定义。

好多人说有这么玄乎吗?稍微熟悉一点经济史和金融史的人都知道,简单做一个参照,我们今天的状态有点像上世纪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之后,整个世界的这种变化。我们经历过1973年的石油危机,也经历过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经历过1979年的石油危机,经历过1984年国际油价从高位持续接近20年的下跌周期,也经历了1991年苏联解体。

当然中国人一定意义上是受益于上一次世界体系的重置的,因为西方的滞胀,大量的产业被挤压出去,中国这个时候恰好打开了国门,我们对内改革对外开放,承接了西方大量的产业,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我们融入全球化,成为世界工厂,我们也顶住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

如果以2018年的贸易战作为一个起点,这个世界体系可以说从70年代以来的这40年时间,正式发生变化了。这个过程我们发现,和过去40年有很大的不同:中美关系不一样、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不一样、中国的国力不一样、中国现在所面临的任务,我们要解决的问题不一样。

这有点像我们很多企业家讲到的,今天的中国就像一个特别大的创新型的企业,进入的一种所谓的无人区的状态,很多东西我们需要自己去摸索,真的没有现成的经验。很多挑战我们只能自己扛过去,自己去解决。你要解决跨过中等收入陷阱问题,要解决产业农业结构的升级问题,要解决卡脖子技术问题,要解决外部的非经济因素的压力问题。

管清友:2022年中国经济运行前低后高

我去翻看这些经济史的时候有点感触,有的时候一个国家的发展或者跨越就好好像一个学生升学,大部分人都很难升入特别好的学校,一个班上可能只有几个人能升入985、能考入清北,国家也是如此。我们翻看了很多成功的案例,也要看到了很多失败的案例,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应该继续保持一个谦虚谨慎向上的状态,去总结过去一些成功的学霸的经验,当然也要注意规避一些学渣的教训。

在这一轮中美经济周期,货币金融周期错位的过程当中,我们要保证我们的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防止出现内外的金融风险,防止在过去我们经历过的这些周期里头,有一些国家成为代价成为炮灰的这种情况出现。而从更长一个周期来看,在世界体系重置过程当中,我们需要灵活地处理中美关系,灵活地处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以维护国家利益为最高任务,稳妥地度过这个周期。在这个周期当中,我们应该趋利避害、规避风险、抓住机会。

从历史的长河当中,中国在过去几千年里经历过各种各样的风险挑战,我们有过辉煌,也有过很多教训。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中国已经站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样一个地位之上,我们面临的任务是更高的任务,我们面临的目标是更高的目标。我们需要继续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稳妥地冲过去,实现这惊险的一跃。这个话说得有点大,但如果你拉长历史周期看,要稳妥地度过世界体系的重置,难度还是不小的。

所以简单总结,短期来看,中国经济2022最坏的时候过去了,现在经济在修复过程当中,未来会有外部的风险内部的风险,我们要坚决地处置,坚决顶住。从中长期来看,经济周期的这种切换正在进行当中,世界体系的重置也刚刚开头,我们以得足够的勇气,当然也得有足够聪明的做法,跨过这个周期。

我相信中国人能够实现这惊险的一跃。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